《追婚日记》三十课题:爱情、婚姻、事业面前,我们能做自己吗?

近期引起广大讨论热度与共鸣的《追婚日记》,林依晨、陈伯霖、周渝民的黄金三角组合,除了剖析白领女性面对「怦然」与「细水长流」的爱情挣扎,也进一步讨论追逐梦想与成就这条路上必然的牺牲,我们还能是自己吗?听听作者 Jeffrey 继《234说爱你》后的精彩影评。

《追婚日记》(中国片名《杜拉拉追婚记》,原着小说《杜拉拉2:华年似水》)是中国电影《杜拉拉升职记》(2010)的续集之作。中国自经济发展以来,快速生产出一批新富阶层,杜拉拉不仅是新富代表,更是职场成功的「女性代表」,延续《杜拉拉升职记》凭藉自身努力奋斗晋身「白领」,《追婚日记》再现东方都会白领女性在事业成功后,面对爱情及婚姻的态度。

《追婚日记》三十课题:爱情、婚姻、事业面前,我们能做自己吗?

跨国白领对抗世界也需要勇气

《追婚日记》里登场的杜拉拉,已经算是个让人称羡的白领菁英,在跨国企业工作、有着不错着收入、在物价高昂的世界级城市里有个环境不错的单位落脚,更重要的是,还能经常飞往各地出差。杜拉拉代言的不仅是白领,更重要的是其「30几岁」、「未婚的」、「职场女性」三种複合身分。如同田馥甄演唱的电影宣传曲《姐》:

作为「白领女性」,好像可以很独立、很做自己的不受年龄、婚姻及性别束缚,只要在乎自己美不美、为自己而活就好,许多「杜拉拉粉」大概也是期许自己能够成为这样的一个新时代女性──一种源自西方的现代性典範。然而,杜拉拉所处的东方社会,「成为白领」并不足以完成自我实现,杜拉拉的複合身分化为各种枷锁,在《追婚日记》里成为扣住「姐」、让姐面对社会性别刻板印象也无法真的潇洒的原罪。

《追婚日记》三十课题:爱情、婚姻、事业面前,我们能做自己吗? 

做自己好难?在婚姻或事业里,自己都不是自己

杜拉拉其实不做自己。这部讲述都会白领女性面对小资男友和高富帅新追求者的故事,从片名「追婚」也不意外的去描述婚姻的意义,无论是女人的梦想,又或是社会对女人的期待、家人对未婚女性的不放心,对30几的职场成功女性来说,几乎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成功女性在这里一点也不独立,婚姻的意义成为一种形式,成为感情里和另一半争吵的话题,在「追婚」的过程里,为的是给爱情更高的承诺?为的是满足社会期待?(推荐给你:只能这样「幸福」的女人:林志玲不结婚,关社会什幺事?)

《追婚日记》三十课题:爱情、婚姻、事业面前,我们能做自己吗?

在成就事业里的杜拉拉,享受在一套套华服堆里的生活,品牌衣着成为女人的 LOGO,30岁的白领不能再穿平价uniqlo,要时尚要品味,在中国快速成长的背景下,如杜拉拉般的「新富」要也要快速学习新的穿衣品味去改造自己,彷彿有着《穿着 Prada 的恶魔》里安海瑟威的影子,在「成为梦想中的自己」的过程里,都怀疑自己是否还是自己。(推荐思考:爱情里的现实与梦想,你选择离开还是留下?)

东方社会对小资女与新富女的社会期待

对比近期同样由林依晨主演的电影《234说爱你》里「20几的小资女」和《追婚日记》「30几的新富女」,在情节叙事中,其实都套用了同一套模板:小资女和新富女都同时周旋在「交往多年的小资男友」与「新出现的高富帅」之间,但20几的小资女却背负着忠贞于一人、追求富裕生活而背弃小资男友的道德压力,同样的情况对30几的新富女来说,却因为「追婚压力」,就算要捨弃小资男友都可能成为「不得不的选择」。(推荐阅读:《234说爱你》:爱情,是他人无从置喙的选择)

《追婚日记》三十课题:爱情、婚姻、事业面前,我们能做自己吗?
(图片来源:甲上娱乐)

所谓的「道德」在东方社会里,却因为女性的社会位置不同,而有了不同的道德期待。我们期待20几岁的你努力成为杜拉拉,但在此同时,你必须为另一半「守贞」,当你成功成为白领,30几的你被期待婚姻,甚至被期待门当户对,或与「更好的(社经地位更高的)另一半」结婚──其实,我们的「道德」还满有弹性的,对吧?

做自己也可以

无论是在事业上成为杜拉拉、穿着华服,在感情上选择哪个另一半、要不要走入婚姻,我们可能经常说着「我现在别无选择」,事实上是「我们没有对抗社会期待的勇气」,杜拉拉是成功典範、年纪到了有了结婚典範、选择另一半也有典範,这个社会给了太多样本典範告诉我们人生胜利组的样子──但再多样本却只有一种典範,是这个「典範」在逼我们,我们总是很怕一旦偏离典範,我们就是一个人,就会被世界遗弃。

如果捨弃那些典範,我们不再轻易评价别人,不再将典範套用在任何人身上,或许我们不仅是鬆开社会给的枷锁,也是鬆开了自己。那幺,做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