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沙田记录︰警察肆意进商场、包围合法集会

身为接近30年沙田街坊,我想不到我生命中有任何社区可以代替沙田。不想讲太多我对沙田的感觉:看见人群在我最熟悉的地图上走过,一阵悸动,我爱沙田,完。

在沙田,我看见警暴到达了一个新的境界。

为何警察可以随意走进一个营业中的商场驱散人群?

新城市广场依然熙来攘往,游行人士进入新城市广场后,是顾客,这不是在诡辩,大家有消费需要,而沙田人诸般不愿,都得承认这是我们最重要的购物中心。顾客逛一个正在开门的商场,用餐、购物、闲逛,理所当然。

商场大部份食肆营业至2300(Beerliner是2330),这些食肆分布在一至七楼各层,即是说,在2330前,任何人使用新城市广场都合情合理;更重要的是,布满警力的三楼,是地政总署资料列明的公共空间,必须24小时开放。警方在晚上9时开始不断在三楼驱赶、喝骂市民、情绪失控、在室内使用胡椒喷雾、更无差别与市民殴打,这行动的目的为何?

714沙田记录︰警察肆意进商场、包围合法集会

警察想不想市民离开?

不。

警察要示威者离开,收队,你好我好大家好,不。

在源禾路前沿的示威者离开,到沙田火车站,不准入闸。不准留在外面,又不准离去,然后不准留在商场——我想市民只能蒸发。

另一边厢,防暴警察将一批途径沙田市中心巴士总站的示威者推向大埔公路沙田段:这是九号干线的一部分,车速虽是50Km/h,但一般司机都会以较高车速行驶,直到桥底过后有「白鸽笼」才减速至50Km/h。我想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于凌晨在记招所讲:「任何人受伤我都唔想。」在警方逼示威者出马路中已「充分体现」。

在大会堂百步梯的和理非市民,何以要落得四面楚歌的恐惧?

在最和理非的这一隅(商场内的是有消费能力的和理非),大家都明白大会堂放映会不反对通知书到2300。百步梯上有不同年纪,甚至不同政见的人士。由于原本播放《地厚天高》的器材因道路封锁未能进入百步梯,放映会取消,改为市民轮流发言。集会与发言的市民不论年龄层、政见、关注议题都不尽相同,有关注本土的,有面向中国,也有关注劳工议题。

集会非常和平,但我却很焦虑,作为多年街坊,明白这个地点之所以能聚集人群,全因本身百步梯的设计容许市民从不同的地点进入大会堂及图书馆,这是沙田居民都知道的事。

这裏表面一片和理非,但各人在手机中都得知警察正从四面八方掩至:正面是新城市广场的驱散游人行动;左有防暴警察在希尔顿中心布防;右是源禾路的对峙;后面是沙田公园,一队一队的无号码警察向市民隔空对骂——四面楚歌的中心是一个有不反对通知书的集会。

大约2030,气氛紧张起来,距离通知书结束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大家已经全部站起,準备离开。再也没有分享环节,「咪手」不断报告四周警力状况。大家也不断互相报告:沙田站反覆地开放关闭,防暴推进的方向……

渐渐,再说四周兇险已是废话,取而代之的是讨论沙田围站/车公庙站/旺角东站/大围/第一城的情况。终归要走,往后经沥源桥离去已是唯一选择。可是,沙田公园和添马公园近似:黑暗,视野低,一面临海/河,实在步步为营。到达城河彼岸,又有大批便衣守在沙田围站。而这是绝对合法的集会!绝对合法!连一句粗口都没有的集会,最后在恐惧当中疏散。

不要太相信「不反对通知书」

经过6月12日的中信事件,还有今晚的新城市事件、百步梯四面楚歌,所谓的「不反对通知书」,所谓日常生活的自由,已经蕩然无存,「不反对通知书」已是历史文件。反正有没有「不反对通知书」,结果没有分别,在任何公众地方都在非法集结。

12点,新城市中庭剩下记者,广播着不知名的悠闲音乐,直播中只见满目疮痍,太滑稽。

但这仍是好地方,香港第一部飞机起飞的地方。

我以沙田为傲。

香港警察已经失控 争取成立「监警公署」刻不容缓警队要获得公众信任,首先要公平执法「寿终正寝」背后,是必须死揽警方的思维


相关推荐